初中毕业考中师,我们班成了三对

两年前,我们班中师生毕业20周年聚会。

席间,在省会城市当局长的同学老四,喝了点儿酒,几分醉意,又几分清醒说,咱们班,不到50个同学成了三对,据我所知,是咱们这一届8个班里成的最多的班级。这三对是我们班最大的成果,一定要保护好他们,祝福他们!干杯!

大家一阵欢呼!

20多年前,我们一班49名同学,从附近的五个县市,考入这所河南东部的师范学校。大家年龄都是十五六岁的样子。青春飞扬,无忧无虑。三年的师范生活,有的爱学习,有的爱运动,有的爱睡觉,有的爱闲逛,有的爱看书,有的爱唱歌。白马过隙,时间如水。

在那个情窦初开,但又不懂得爱情的年龄,真的没有想到,我们班竟然盛开了几朵爱情小花,燃起了几簇爱情之火,最后炼油成真金,结下硕果。

一、大哥和大嫂

大哥和大嫂是我们班的第一对谈恋爱的同学,也是在三年中师学习中最光明正大,光明磊落的一起谈恋爱的一对。

大哥每天西装革履,皮鞋锃亮,头发上了油,梳理的一根根的。大嫂一双大眼睛,忽忽闪闪,又小鸟依人。开学时,二人一个座位在教室最南边一排,一个在教室最北边一排。但是,隔山隔水,二人眉来眼去,没多久二哥就把桌子搬到了一起。

那时候,学校不让恋爱,但也不严格禁止。大哥和大嫂出双入对,让我们班里好多的少男少女看的真是羡慕不已。大家还不知道爱情是何物,人家就开始品尝爱情的甜美了。

大哥和大嫂不是一个县的生源,我们当时还担心说你们来自两个县,到毕业时如果分配不到一起。那不就是两地分居,很难受的事情?

大哥有办法的,毕业前托了学校关系,很轻松的就把两个人分配到了一起,去县城的一所学校教书。

师范毕业的那年暑假,大哥和大嫂就办了结婚仪式。我们班的不少学生都去参加,送上祝福。大家非常的高兴,也羡慕他们。我们读书三年中师,形单影只的一个人回来教书了。看大哥和大嫂,不但有了工作,还找到了知心爱人。

20多年来,他们一直在一所中学教书,平平静静,生了两个孩子。孩子也都考上了大学。聚会的时候,大哥发型没变,大嫂一双大眼睛,还是青春年少的样子。看到了他们,感觉非常的幸福

二、二哥和二嫂

二哥是班里的帅哥,用现在话说也算是班草。二嫂是班里的班花。

二哥是班长,工作有能力,还是学校学生会的部长。二嫂是班花。人长得自然漂亮,待人接物端庄高雅,男生们喜欢她,就连女生们也喜欢。

按照规律,班草,应该喜欢上班花,二人之间应该有些故事。 但是,三年师范,二哥隐藏的比较深。江湖间一直流传有他们恋爱的传闻,但是他们从来没有公开过。直到我们毕业的时候。也没有见他们一起吃过饭,一起出去玩过。不像大哥和大嫂一样,每天形影不离。

二哥毕业后,和二嫂分到了一个城市。二哥从了政,在一个机关里当领导。二嫂在一个学校当老师。两个人有了一对可爱的孩子,生活也是非常幸福。

二哥很听二嫂的话,聚会的席间,二嫂说,今天,你不能喝酒,咱们班的大车你开。管着几十个人的领导干部二哥,放下手中酒杯,滴酒没沾,给我们同学开了一天的车。

三、三嫂和三哥

三嫂和三哥是同桌。

那时间,两个人都是15岁。他们天天在一起上课。下课了,一个回男生宿舍,一个回到女生宿舍,从来没有什么感情的深入交流。

两个人,就是同桌的你。也仅仅是同桌的你。他们两个座位靠着墙,三哥的位子在里面。有一次,三嫂趴在课桌上睡觉,三哥去座位不小心把她碰醒了,三嫂很生气,有几天不让三哥去座位时从她位置上经过,害的三哥每一次进来出去都要从课桌下面钻来钻去。,

三嫂爱看书,也经常借一些好看的书给三哥。三嫂买了一套《平凡的世界》,先让三哥看了一遍。

三哥爱写作,经常写一些谁也读不懂的诗。让三嫂读,三嫂说,你这每一句都是语病,说了些什么呀?

在18岁的时候,他们两个都毕业了,各回到老家教书。 离开学习三年校园,成了一名讲台上的老师,每天教一些不懂事的学生,还要面对一群40、50岁男女同事,工作的感觉是繁重而孤独。

在学校同样找不到人倾诉的时候,两个人开始了写信。鸿雁传书,距离生美,几多回忆,两个人突然感觉春天要来了。

信中敞开了心扉,感觉相互曾经是知己,现在知己,今后还要做知己。

两年之后,二人结婚。现在,他们有了两个孩子,都是在乡村的学校教书。

毕业20周年聚会,大家相聚到一起,感慨很多。曾经最美好的年龄,我们一起度过。转眼就是不惑之年,大家都有了家庭,人生基本上已经定型。40多名同学在乡村中小学校教书。日子算不上清贫,也是一种平静的人生

席间,最为意气风发的就是那位当了局长的同学老四。他人生得意,毕业后转行进了行政部门,凭个人的能力和亲友的帮助,在省城做到了一定的级别,算是我们中的翘楚。 老四喝的有几分醉意,说出义正辞严话来,我们也知道,他的心中曾有小芳,可是老四的“小芳”可能一直都不知道老四还曾经落花一地飘零。但从其言语中,只是觉察出他心中潜存的一点点的遗憾。(作者:张若梦 图片来自网络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