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11学生篡改成绩上985,保研漏洞亟待补


仝卓修改应届生学籍,陈春秀高考遭冒名顶替,一波未息,又有保研生篡改成绩。


西南交大陈玉钰被指修改成绩,申请保研至中科大。西南交大日前发布通报,取消陈玉钰推荐免试攻读研究生资格,时任教务处教务科科长尹帮旭、教师陈帆也即陈玉钰家长,皆受处分。


保研是除了考研之外,读研究生的另一条路。但如果是奔着名校而去,保研的路却比考研要宽得多。当211学生篡改成绩保研至985卷进舆论场,面对保研漏洞,学子们不淡定了。


篡改成绩


保研貌似好听,但不意味着名校躺着就能进,学习成绩也要闪闪发亮才行。


不过,陈玉钰在大学期间所修21门工科基础必修课中,有6门课挂科或缓考补考。按规定,陈玉钰的成绩在保研竞争中并不占优势。


西南交大考试管理规定,推免生成绩计算均以第一次考试成绩为准,补考和缓考成绩在保研计算中只能算60分,即使考了满分。


陈玉钰是个例外,其《工科数学分析MI》课程的正考分数为61分,补考分数为91分。在保研时,她的这门课却被算成了91分。


升学规划专家梁挺福告诉中国新闻周刊,事实上,通过更改学业成绩来保研相对要少一些,毕竟学业成绩一公示,很容易发现造假而被举报。


经查,时任教务处教务科科长尹帮旭,私下接受了该校教师陈帆请托,为其女陈玉钰在缓考和课程替代中违规擅自操作,致使课程成绩计算错误,从而达到其被推免至更好学校的目的。以至于网友感叹:读书也要拼爹了!


保研并不轻松,保研的全称,叫做“推荐优秀应届本科毕业生免试攻读硕士学位研究生”,高校首先就对推免生的学业水平作出了高要求。


青塔网统计了一份中部地区某211高校会计学院公示的2019届推免生名单,发现该校获得保研名额的61名同学前六学期成绩的平均数为91.17分,同一专业内最高分与最低分之间的差距不超过3分,保研的学业分数竞争相当激烈。


而且,保研并非准备几个月就能锦鲤跃龙门,而是贯穿着整个大学生涯,被保研生们称作“前三年在图书馆没日没夜地干”。


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理事长熊丙奇指出,实行研究生推免改革,可扭转应试考研风气,引导学生重视平时学习,并由此提高研究生生源质量。


根据《2019年全国研究生招生调查报告》,超九成招生单位认为,推免生质量普遍高于统考生


名校“游戏”


通过篡改成绩进入中科大,其他保研生就失去了一个名额,更何况还有300多万考研生的渴望。


今年考研人数达到史无前例的341万,为缓解应届生就业困境,研究生紧急扩招18.9万人。可是,名校的研究生名额,与考研生渐行渐远。梁挺福向中国新闻周刊表示,保研已经在一定程度上成为了名校间的相互推免。


名校与非名校,在保研上的待遇截然不同。截至2017年,全国87.62%的高校都没有推免资格。在具有推免资格的高校中,除双一流高校外,剩余几乎全是省内排名前列的省属重点大学。


梁挺福指出,在名校的推免保研中,学校层次会成为录取的重要因素。不同的本科高校,每年的保研名额和保研率差异非常大。


对双一流高校而言,接收推免生是招生的重要手段,近年来部分高校接收推免生比例已经超过50%。以武大为例,武大2017年接收推免生数量占比49.91%,2018年占比50.00%,2019年推免占比超过半数,增加至52.85%。

2019年,北大接收推免生2174名,2061人本科来自双一流高校,占比高达94.8%。北大粒子物理与原子核物理、统计学、高等教育学等专业甚至只招收推免生,推免比例达到100%。


虽然考研被指“应试教育”的延续,但对双非高校毕业生占绝大多数的考研人来说,考研先天性的优势就是公平。当保研成为名校间的“游戏”,考研生能够逆袭名校的机会越来越少。


梁挺福告诉中国新闻周刊,如果学生想更容易考上名校研究生,那么本科时要尽量就读双一流建设高校,且尽量以推免保送的方式读研,否则考研竞争将非常惨烈。


其次,要想推免保研,本科就读的高校层次越来越重要,双一流已经是基本标配了。否则,普通本科高校毕业生极其难考上名校。


隐蔽顽疾


保研与国外大学招生实行的“申请-考核”制类似,这条道路今后或将越走越宽。


如今考博已大面积取消,博士研究生普遍实行“申请-考核”制。42所一流大学建设高校2020年全部开始实行“申请-考核”制,95所一流学科建设高校也紧随其后。


“申请-考核”制与单一的考试评价标准不同,着重多元化的评价方式。多元评价也逐渐渗透进高考阶段的综合素质评价、考研阶段的推免改革、考博阶段的申请考核,以扭转应试教育倾向。


从保研来看,除了参照在校的学业成绩,参加课题研究、综合素质发展情况等一并考量。


学业水平只是一部分。发表SCI、CSSCI、SSCI论文,学科竞赛获国家级一等奖,拥有国家发明专利,都是加分利器。在校期间担任学生干部、参加文体类活动获奖,也能雪中送炭。


不过,多元评价也一直遭遇质疑。熊丙奇指出,参加推免竞争的学生,质疑有的学生在发表论文、申请专利上搞包装、弄虚作假,以及接受推免生的研究生招生单位录取标准不清晰。很显然,深入推进改革,就必须回应这些质疑。


在陈玉钰保研事件中,就有质疑声指出,陈同学的成绩中等偏下,大一就参与理论上只允许大三、大四学生或成绩优异学生参加的国家级项目,并以第一作者身份发表论文。


梁挺福告诉中国新闻周刊,通过篡改成绩来保研相对要少一些,参加课题研究、综合素质发展情况反而成为比较隐蔽造假的申请条件。


比如通过买论文、专利或者论文挂名来加分,挂名参加国家级别比赛等活动来拿奖获得加分,因此在保研资格审核中,更需要对论文、专利、竞赛获奖、课题研究等方面进行审核鉴定。


梁挺福认为,今后更多还是要回归到以学业成绩为核心,学术研究能力(论文、专利、竞赛获奖、课题研究等)为必要补充的选拔机制。